您的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农药混配不是和稀泥,这些教训要牢记! >> 详细信息
    农药混配不是和稀泥,这些教训要牢记!
    此文章被浏览:381 次  发布时间:2019年01月27日


    农药混用主要是指两种液用农药制剂配到一起,成为一种药液喷雾施用。合理的农药混用,可以扩大使用范围或者兼治几种有害生物,可以提高工效。有的混用甚至可以增加药效并减轻抗药性、药害等农药的副作用。例如,农作物病害、虫害同时发生,可混用杀菌剂、杀虫剂,别的好处不说,起码可以少打一次药。当然,这里同时发生的有害牲防治适期要相互重叠,水稻孕穗至抽穗期是稻飞虱与稻纹枯病发生盛期,可用马拉硫磷乳油与井冈霉素水剂混用。

    一、混用要注意的问题

    1、各有效成分的化学稳定性

    酸碱性会影响有效成分的稳定,常见的有机磷酸酯、氨基甲酸酯、拟除草菊酯类杀虫剂,有效成分都是“酯”,一般对碱性比较敏感,会在碱性介质中水解。福美双、代森环等二硫代氨基甲酸类杀菌剂,有效成分在碱性介质中会发生复杂的化学变化而被破坏。有的农药品种虽然在弱碱性条件下相对稳定,但配成弱碱性药液后也要马上用掉,不宜放置过久。因此,与碱性药的混用一定要慎重。常见的碱性药剂如波尔多液、石硫合剂等,常见的碱性化肥如氨水、碳酸氢铵、沉淀磷酸钙等。有的农药有效成分在酸性条件下会分解,或者降低药效。如2,4—滴钠盐或铵盐、2甲4氯钠盐、双甲脒等。常见的酸性药剂有硫酸铜、硫酸烟碱、抗菌剂401、乙烯利水剂等。不少有机磷酸酯农药也带酸性,如水胺硫磷、敌敌畏等。

    高效氯氰菊酯、高效氯氟氰菊酯(即功夫菊酯)等立体构型较单一的有效成分只在很窄的pH范围内稳定,介质偏酸性易分解,介质偏碱性外,很多农药品种不能与含金属离子的药物混用。二硫代氨基甲酸盐类杀菌剂、2,4—盐类除草剂与铜制剂混用可与铜离子络合而失去活性。除去铜制剂,其他含重金属离子的制剂铁、锌、锰、镍等制剂,混用时也要特别慎重。实际上,两种有效成分彼此能起化学反应的。一般都不能混用,有人把敌百虫与碱性药物混用,希望一部分敌百虫在碱性中转烃成敌敌畏,实现敌百虫和敌敌畏的混用。这个办法在配药时很很难掌握好,不值得提倡,何况敌敌畏在碱性介质中会进一步分解失效。

    2、保证药液良好的物理性状

    乳油制剂加水后应有良好的乳化性能。两种乳油混用的药液,也要求有良好的乳化性能,不能出现乳化不良,甚至出现分层、浮油、沉淀等现象。可湿性粉剂混用的药液,也要求有良好的悬浮性能,不能出现絮结、沉淀等现象。凡是混配后药液物理性状明显恶化,都不能混用,以免减效、失效、甚至造成药害。农药乳油或可湿怀粉剂加工生产时,只是考虑该制剂加水配成物理性状良好的药液,不可能、实际上也做不到该制剂与任何其他制剂混用后药液物理性状一定良好。如果混用后药液物理性能良好,反而是件难得的事。

    乳油制剂与可湿性粉剂混用,要注意可能引起“破乳”(乳化性能被破坏)的问题。乙烯利水剂、杀虫双水剂、杀螟丹可溶性粉剂因有较强酸性或含大量无机盐,与一般乳油混用有时会出现“破乳”。有机磷可湿性粉剂与其他类别农药的可湿性粉剂混用时,悬乳率往往会降低。

    3、保证避免出现药害等副作用

    有效成分的化学变化,可能产生有药害的物质。石硫合剂与波尔多液混用,可产生有害的硫化铜,也增加了造成药害的可溶性铜离子。前述二硫代氨基甲酸类杀菌剂,无论在碱性介质中或与铜制剂混用都会产生有害的物质。如果混用造成药液物理性状恶化,如乳状液破乳,出现浮油,必定会造成药害。敌稗用于稻田防除稗草,因水稻植株中有一种酰胺酶可以分解敌稗有效成分而解毒。而有机磷、氨基甲酸酯类农药会抑制水稻中的这种酶,它们与敌稗不但不能混用,前后10天内也不能连用,否则会造成药害,与敌稗同属酰类的丁草胺等除草剂品种,也有这个问题。

    农药混用中的学问还很多,举几个例子:

    (1)硫酸铜还真不能瞎配。

    应该是20多年前的事,我这边长青椒的比较多,本地青椒病虫我还是一清二楚的,可是,有一天,来了一个农户带来几张青椒叶片,我一看,青椒表面布满像油菜花一样的黄粉,并且据农户反应生病的植株生长势不强。这种情况我不用说试过,我根本就从来没见过呀,好在我还算有点功底,当时是这样分析的,用硫酸铜看能不能解决黄粉的问题,青椒长势不好就加一个当时叫丰本液肥的叶面肥。既然是第一次发现,还与农户留下号码,对农户说我过一周去看效果怎么样。哈哈,“效果”还真够快的,第二天农户来了,说青椒掉叶,我当时第一反应,农户剂量增加了或又加些什么东西,他说都没有,我说事件好办,我现在到你地里试一下,真有问题,一切都由我来。试下来的结果一样,第一天打药,第二天掉叶。影响多大,影响两期花果,怎么办,直接赔钱,100米大棚青椒赔1000元,是什么原因,看来那个叶面肥是酸性的。这是我一生第一次遇到也是最后一次药害赔钱的事件,由此可见,我们还是要小心。

    (2)有的药苗小还真的不宜用。

    90年代我们地区长芦笋,当时植保站推荐用一种药叫芦笋青二号【烯唑醇】,效果还真的不错,效果好就用呗,扩大到青椒上用,对一些病害效果也好。有一天一个村主任找我,说他家青椒在苗床中病重,看打什么药,我说就打芦笋青二号呀(仅此一户),结果苗不长,当时我们根本不知道唑类杀菌剂有抑制作用呀,怎么办,没事,要他长我还是拿手的,尽管有救了,但教训是要吸取的。像现在丙环唑、氟硅唑等好多唑类杀菌剂抑制作用真的很明显。

    (3)氯溴异氰尿酸低温苗小还真不能浇根。

    作物根病我一直主张提前浇根预防,氯溴对根病试下来效果还不错。既然提前预防,就要在青椒移栽时兑水浇呀,结果是冬天低温苗小出现抑制作用,就像打过多效唑一样,怎么办,当然以促为主,影响不大,但我们还是要不断了解药剂性质,避免麻烦呀,你说是吧?

    (4)氯溴异氰尿酸使用不当还真会爆炸。

    那是去年吧,有一天我在上班接到家属电话,很急,说出事了,有个大户配药毒死蜱加氯溴突然爆炸,我说,人有事吗,没事,我一块石头落地了,我说,马上到。我很纳闷,用那么多年了,为什么会这样。我一定给予答复。原因是他药比较多,二次稀释水太少,开始没有出现问题,加药到最后发生爆炸。怎么办,直接送药呀,重配呀,做生意信誉第一呀。

    (5)甜叶菊有的品种对代森锰锌还真敏感。

    那还是80年代的事,当时到农技站工作热情很高,雨后调查发现,甜叶菊斑枯病严重,怎么办,开广播会,动员打呀(当时我家还不卖药,农业公司卖),打什么药,打代森锰锌没错,事件来了,一共有两个农户来找我,用药有药伤,怎么办,去看呀,弄清是什么情况呀。到田间我放心了,药伤不均匀,只有新品种有药伤。答案有两个,一是配药不均匀。二是新品种对该药剂敏感。

    (6)复硝酚纳不宜用于大棚西瓜。

    这里过程省略一百句,该激素对保花促坐果效果不错,但用在大棚西瓜上,西瓜叶片下垂。不过,第二天恢复。建议还是不用。不然会吓得不轻。

    二、农药混用时要注意的几个问题

    1、农药单剂的现混现用,可以根据作物有害生物发生情况及防治要求灵活运用,这是农药使用技术的一项基本功。但经常的或普遍的农药混用,往往在农药加工时制成混剂。混剂一般来说有效成分配合较科学合理,制剂理化性能比现混现用优良,有的固态制剂如粉剂颗粒剂,混用难以均匀,不如制成定型混剂。因此,对于农药有效成分的混合施用而言,现混现用与混剂应该并重。

    2、两种农药制剂是否可以混用,有关农药使用的书籍中都有说明。品种介绍里应该有可以混用或不能混用的药剂类别以及混用时的注意事英。书中往往附有“混用适否查对表”之类的内容,表中标出常见农药单剂之间可以混用,不能混用、或者可以在一定条件下混用的种种情况。进行农药混用前应该查阅这些资料,做到心中有数。

    3、农药发达国家流行一种“桶混”措施,即农药制剂加工厂生产出可用于桶混的单剂,注明桶混配方,施药时将彼此匹配的桶混制剂的田间配药场所用机动装置或手动配药桶或直接在施药拖拉机的储药罐中配成混合药液。因此,国外有的农药品种书籍中制剂内容包括单剂、混剂、桶混剂几个方面。桶混剂可以保证混合药液良好的物理性状,也能使不宜制成混剂的有效成分组进行混用。我国现在已有桶混剂出售,如50%乙草胺乳油+宝收75%+干悬浮剂、38%莠去津悬浮+宝成25%干悬浮剂。

    4、农药用时配药液的方法一般是用足量的水先配好一种单剂的药液,再用这种药液稀释另一种单剂;而不能先混合两种单剂,再用水稀释,以免发生不良反应,包括有成分的破坏与物理性状的恶化。另外,计算各有效成分在药液中的浓度要以药液总量为基础

    5、第一次进行两种单剂试验性质的现混现用时,可先在透明的玻璃容器中试验少量的混合药液,观察是否会有浮油、絮结、沉淀或变色、发热、产生气泡等不正常现象。凡药液显示出产生了化学变化或药液物理性状有恶性循环化,这种混配就不可取。试验时注意脸部不要靠近液面。药液也不要沾附皮肤。以防混配合有增毒作用或产生有毒气体。如果混配试验没问题,可以配一点混合药液进行田间小面积或单株农作物的药害试验,此时药液的浓度可以比田间实际应用的浓度高一些。初步观察,保证不会出现药害,这种混配才可以用于田间。但是,第一次生产上应用面积不可过大,应该在药效、药害各方面情况明确后,第二次或第二年应用再扩大面积。另外,即使有较成熟的经验,对于某两个单剂的混配最好在大面积应用前仍先做初步试验,因为不同厂家或同一厂家不同批次的同一产品,质量及所含各种成分有可能发生变化。

    本文由国泰嘉美技术团队编辑整理